家族企業傳承接班在財務規劃上的議題

最近看到遠見雜誌與玉山銀行合作2017台灣家族企業接班大調查的報導,他們針對近千位企業營收規模上億的現任「企業掌門人」或「準接班者」進行調查,藉此揭開兩代間對於接班的想法,調查中說:高達74.3%繼承者們感受到與上一代的理念不合,阻礙接班原因?代溝是最大問題 :準接班者為什麼不願意接班?前三大障礙分別是:與上一代工作方法或價值觀不符、對經營較無興趣、希望發展自己的事業。而有44.8%的企業經營者會連同經營權也交給家族下一代,而有41.8%會把經營權交由外部經理人。

我們在幫客戶做財務規劃時,偶爾碰到客戶是企業主,多數人還是有企業要傳承給後代的觀念,但是子女是否有意願跟能力來接班則是一個問題。也許仿照國外家族辦公室的做法,設立專責的部門,對有可能繼承企業的人及早做培養,免得企業無人接班,除了傳承等問題外,在財務規劃上面,企業主也許該考慮以下的問題:

全球追稅 你的資產配置方式是否也該調整了

據報導台灣預計2019年實施共同申報準則(CRS),2020年與其他國家進行第一次的稅務資訊交換,海外所得、海外贈與或海外資產等都將因資訊交換而浮上檯面。查稅的主要範圍為「金融帳戶」,包含存款帳戶、保管帳戶、特定權益或債權帳戶、及具現金價值保險契約及年金契約等,未來都會在申報範圍中,是需要調查並且交換的資訊。未來富豪們若是將錢放在與台灣簽署資訊交換協定的國家,放在那些國家的隱形資產、帳務均將攤在陽光下,無所遁形。因此為了躲避全球肥咖的威力,有業者開始在推銷客戶一些比較另類的解決方案:例如非洲國家移民護照…等,試圖把課稅的身分轉到稅賦較低的國家,或是還沒加入CRS的國家,因此可以少繳稅。不過如果全球國家的共識就是打擊逃漏稅,恐怕沒有業者敢跟你打包票,說什麼方式是萬無一失的,還曾聽說有人為了避稅,開了數十家的境外公司。

有需要做到這麼複雜嗎?如果擁有財富讓你的人生變得,需要每天算計去逃漏稅,為何不誠實繳稅,讓事情簡單一些,沒有後顧之憂?合法合理的節稅是必要的,但是太過誇張的避稅方式實在沒有必要,也許趁這個機會,把海內外的資產做個總整理,有些持有的資產及還有規劃方式,可能已經不符合現在法規的要求,就需要做調整,儘量讓規畫方式簡單化,配合全球肥咖的實施,也是時候該把海內外資產做個總整理了。

什麼要留給子女 什麼不用留給子女?

立法院會2017年4月25日三讀通過《遺產及贈與稅法》修正草案,確定未來遺產稅與贈與稅將由單一稅率10%改為10%、15%及20%的三級累進稅率。遺產稅試算:如果你有2億現金遺產,有配偶及二個小孩,則你需要繳的遺產稅約2,867萬。10億時約1.9億。部分人可能千方百計的要節稅,最好一毛錢的稅都不要繳。但是他們可能沒去想過,留下來的錢未來的用途是什麼?其實你可以去思考一下:你的財富需要全部留給子女嗎? 需要給子女夠用就好,衣食無憂的生活,還是奢華的生活?如果這些傳承給子女的錢,他們不能善用、不會珍惜,他們可能不會了解:你的錢都是辛苦打拼賺來的。 如果子女不能腳踏實地的過生活,不能正確地看待錢財,過多的錢財只是引導他們進入隨意揮霍的陷阱,所以成功的企業家在生前應該思考一下,你想遺留給子女的財產是多少比例,其他的部分是做公益慈善,或是教育等用途,而這些都是事先就要做好規劃的。

也許除了留給子女外,財富可以用來盡一點社會責任?

2014年我們曾經到孟加拉,參加尤努斯基金會辦的社會企業日,這中間我們也參觀了由他們所辦的一個學前教育班。這些小孩都是貧民家庭的小孩,尤努斯基金會辦這樣的小班級,讓這些小孩繳一點錢就可來接受教育。一個老師帶一個班,在一個約四坪大小的土磚牆的小房內,擠了約30個小孩。6月夏天的季節天氣非常悶熱,房間內只有一盞昏黃的電燈,及一具旋轉風扇,進到裡面5分鐘馬上就流汗了。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是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曾是在美國大學任教的教授,但是他卻在1972年回到了祖國孟加拉。他創辦了格萊珉銀行(Grameen),開始有系統的借錢給更多窮人,成功扭轉全球1億人口的命運,更讓他贏得「微型貸款之父」的美譽。而我們看到的學前教育班,就是尤努斯慈善計畫中的一部分,尤努斯的例子讓人看到,憑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善多少人的命運。

而Duty Free創辦人查克•費尼(Chuck Feeney)也是一個典範,過去30年他一直奔走在世界各地把,75億美元身家全部捐贈出去。他將錢捐到了世界各國的教育、科學、醫療、養老和人權等領域。他說:一雙腳只需要穿一雙鞋、裹屍布上沒有口袋、天堂不需要用到錢。費尼也曾這樣說:我認為,除非富人們在一生中,用財富來幫助做有意義的事,要不然他們無形中給未來的一代製造了不少麻煩。

企業能夠長久維持下去並且獲利,當然企業主的打拼奮鬥是功不可沒的,但是往往也是社會、國家的機緣造就、配合的結果。如果累積了相當的財富後,也許可以考量一下:是否留給子女夠用的財富後,也可以撥一部分的錢出來,像尤努斯他們一樣做公益,盡點社會責任?20幾年前我還在做電腦貿易時,在歐洲的火車站等地方,常看到有遊民,當時覺得很新奇。但是曾幾何時,在台灣這已經變成普遍的現象,到處看得到遊民,而且很多是正值壯年,他們卻沒工作、流浪在外。台灣的經濟發展帶來財富,卻也造就貧富不均的現象,也許你的企業也可以參與,為台灣的社會盡一份心力。

要做什麼公益及怎麼做?你可以參考由宋文琪女士發起的社會福祉及社會企業公益信託循環基金。它採公益信託方式,為社會企業早期發展,提供小額投資的資金協助。此基金也規劃了回饋的機制,受惠的社會企業在成長發展並站穩腳步後,再還款、回饋基金,讓基金可以循環利用、生生不息,幫助更多新的社會企業。你也可以選擇你有興趣做的項目:扶植新創事業,還是做教育、慈善、環保等公益等,不管是自己設立一個公益信託來執行,或是只是捐助既有的慈善機構,運用企業的資源來回饋社會。

文章刊登於天下文化未來Family

直接預約諮詢

希望針對自己的財務狀況做深入討論, 請下載財務規劃預約諮詢單 , 於填寫完後再以E-mail回傳資料

 

發表迴響

Please use your real name instead of you company name or keyword spam.

%d 位部落客按了讚: